[學警/文翹]水果糖和五毛硬幣(ENDING之後相關)BY 三四

2009/05/14 18:48
个么……慎入
CH1 水果糖和五块钱

我,LAUGHING,梁笑棠。
当年,古惑仔见到我都要尊称一声LAUGHING哥。
如今,满局子的差人都叫我做LAUGHINGsir。
所以人生就好像丢硬币,一时是字,一时是花。
硬币落地之前,谁也不知道究竟会丢到哪一面。

那天在新闻里看到了WENDY的死讯。
我在mega喝得烂醉。
连怎么回的家也不记得了。
但是跟WENDY相处的往事却历历在目。
我想 这就是报应吧。

后来,
我跟阿文说,
你也不要等糖都化了才打开糖纸啊。
你看,属于我的那颗糖,
就这样化在了糖纸里。


CH2 ENDING之后

现在住我隔壁的那两个。
钟立文——我兄弟,
李柏翘——我兄弟的……嗯……兄弟。

据说这俩小子从PTS就开始日对夜对。
军装到PTU那会儿更是执勤都分同一组。
虽然之后柏翘进了EU,阿文去了特别职务组。
但是下了班都还是进的同一个门。
直到钟立文被革职,去了进兴,做了古惑仔,
李柏翘再进PTS受训,回来升了IP,调去O记。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李柏翘同钟立文联手灭了进兴,抓了江世孝坐牢。
钟立文再回差馆,同事里还多了一个我。

对于他俩的同进同出,周围的人好像都已经习以为常。
其实大家都忘了,李柏翘早就结了婚。
早先一起租的房子,也已经变成了新婚夫妻的甜蜜小屋。
哪里还会有钟立文的位置!
所以,钟立文流落到我这里来了。
不久后的某一天,O记前途无量的年轻督察拖着箱子杵在我家门口,钟立文跟他大眼瞪小眼的一起堵在那里发楞。
我好心的提点——里面靠右那间。
幸好丢给钟立文的那个床垫是双人的啊,我想。


CH3 闪亮的银笛

钟立文蹲在沙发上抛硬币。
五块钱闪着银光上下翻飞,就是不肯落地。
李柏翘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钟立文的手抖了一下。
硬币落下来,骨碌碌的滚进沙发底。
李柏翘正想搬开沙发却被钟立文按住了手。
他说,柏翘,我有件事情一直犹豫的要不要跟你说……算了……还是等我回来再说吧。

第二天,钟立文被借调出任务。
临出门的时候丢给李柏翘一颗水果糖,
眯着眼睛笑得很讨打。
他说,柏翘啊,要快点吃,不然会化掉哦。

回到家搬开沙发,大大的一朵紫荆花亮在眼前。
李柏翘百转千回,手里捏着糖,终究还是没舍得剥开糖纸。

后来,
后来,
在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O记的见习督察李柏翘蹲在浩园的墙外,哭得撕心裂肺。
他手心里的那颗水果糖,悄悄的化成了糖糊。
在墙的那一边,有一块崭新的墓碑,碑前,放着一支闪亮的银笛。


CH4 七楼七号

O记的高级督察李柏翘,
沈稳干练,温柔正直。
每次记者访问到他,
他都会大声的说——希望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一个罪犯。
采访在电视上播出的时候,
同僚们都一起亏他:
世界和平啦~李sir~好伟大的梦想!

李柏翘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他的梦想其实既平凡又简单。
他希望能有一个家。
在某栋物业的七楼七号。
家里有他和钟立文,还有一个脾气倔得跟钟立文一模一样的男仔。

每一天的早起,都是一场充满朝气的混乱战争。
每一天的晚餐,都会在钟氏父子鼓着腮帮子不停的斗嘴中度过。
他们一定会常常被学校的MISS请家长。
钟立文一定会义正言辞的说男人打架就一定要打赢然后教授整套防卫术。
然后打架的那个一定会打第二次而且会打赢。
最后两个人一定会被李柏翘罚做家务。

休假的时候,他会同钟立文一起去钓鱼。
钟立文会盯着在海边上乱跑的小鬼头摇头叹气:
柏翘啊,我觉得我们不像是来钓鱼,倒像是来放狗。
李柏翘一遍又一遍的在心底静静的描画着,
有声有色,
不自觉的笑弯了嘴角。


CH5 钟拉风

我的名字叫做钟拉风,大家都叫我七仔。
我爹地是O记的高级警司李柏翘。
常常会有人问我,为什么爹地明明姓李,我却要姓钟。
原因其实很简单——我不是爹地的亲生仔。

我不记得我的亲生父母是什么样子。
从有记忆起我每天都在旧巷子里靠拣垃圾生活。
我记得 在差不多6岁的有一天,
正同往常一样我被一群古惑仔当作玩具踢踢打打,
这时候有一个比那群古惑仔的大佬还要神气的人把我从墙角拽出来然后带我去了门牌号是7-7的房子里。
再之后,我就有了爹地。
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
本来爹地那天是要跟爸爸去钓鱼庆祝生日的,
结果因为干爹捡了我回来,所以他只好爽了爸爸的约,在家里照顾我。
对了,我的干爹,就是那个比大佬还要神气的人,他是个警察。
警局里上下下下都叫他拉风sir。
我的名字,也是从这里来的。
干爹是个很风趣的人,
他会教我打架揍人然后说这是正当防卫,
还告诉我是男人就不可以随便输!

每次爹地被MISS请到学校面谈以后都会看着我叹气
—— 一定是阿文觉得我太闲了,所以找了你来闹我 —
嗯,我的爸爸,叫做钟立文,
他是一个很棒的警察。
虽然我从来没见过他。
但是爹地说,我的倔脾气跟他一模一样,所以我要跟他姓。

-end-



[可能會很廢話的後記]
其實這篇文的構想,應該是從我的相方君十二開始寫《ENDING之後》的時候
我被十二的水果糖理論萌住了,於是有了這麽一個題目和簡單的構思
最初的打算,只是從拉風哥的側面去寫《ENDING之後》這個故事
然而,這個故事的前三行寫完了以後,我的整個思路就都跟著十二跑了TAT
於是,有了兩個歡樂的小番外誕生,這個故事的本身卻一直沒辦法發展下去

直到昨天,我跟十二討論《七樓七號》未來發展的時候,這個故事又冒頭了
《ENDING之後》和《七樓七號》都是筆調歡快,氣氛輕松的文
於是,我忍不住會有點惡毒的想法
鑒於我們倆的HM情結以及我個人的惡趣味,最後,這個故事就是這個樣子了


附送KUSO小劇場
十二side
鐘立文:後媽好可怕 = =
李柏翹:……
鐘拉風:……(嘴唇咬的發白)
李柏翹:(摸頭)。放心,不給你找後媽。
鐘立文:餵……

三四side
鐘立文:後媽好可怕 = =
李柏翹:……
鐘拉風:……(拽著李PQ衣袖)
李柏翹:(拍爪)。乖,如果是親媽,我也活不了。
鐘立文:嗚TAT……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