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药]似是故人来第三弹(?)

2009/09/05 21:33
我怎么会写这么长的东西 - -+

5000HIT 贺文吧……(殴)

PS 我们真的一般都是周六公休……
PS2 这文的设定是。没有红娘和她家小姐。估计有很多BUG但是请忽略吧!(咳)


(1)

张君瑞是被捡来的。
赖药儿第一次见到他,是在碧水湖边。这里的水透彻清凉,又因为偏僻而几乎没有什么人会来——除了采药的赖药儿。他喜欢脱干净跳下去的感觉,自由自在。

某天,遇见在湖边奄奄一息的张君瑞。赖药儿很烦躁,烦躁自己的消遣就被如此耽误了。伸手打算把他拖到草丛中,却摸到了古怪的脉相。

赖药儿想,多久没有遇见如此好玩的病人?

等到他醒转,已过了好几个日日夜夜。病好了,赖药儿也就失了兴趣。正想打发此人回家,却听得他无力气的说了一句
“我……是谁?”

赖药儿回头,眉头皱却嘴角弯。
失忆症?


(2)

张君瑞身体好了许多,只是每次一想自己的事情就会头痛。赖药儿又下药又下针,也只能缓解疼痛却不能根治。遇强越强的他,定要治好这疑难杂症,便日日逮着张君瑞在自己身边。

张君瑞倒是老实,从第一天开始,就恭恭敬敬的称他为恩公。赖药儿采药,他就背着背篓跟着;赖药儿煎药,他就打扇;赖药儿看书,他也跟着看看……转眼到了初秋,张君瑞已经能辨识药材、略懂医理。

两人平日里说的话屈指可数,赖药儿问的最多的就是症状,张君瑞说的最多的就是“好”“行”“吃饭了”。清清淡淡的,可似乎渐渐成了习惯。

一日,赖药儿在院子里数树叶,哗啦啦的风过,跌了一地。身后熬药的那人也接二连三的打了好几个喷嚏。看看日头,正是出门的好时节。

(3)

投了栈,赖药儿就直奔街市,张君瑞自然是跟着的。也不知道是哪里变出来的银子,左右买了两三包才回来。
赖药儿收拾着买到的药材,发现张君瑞在床边发呆。走过去,见他正捧着自己刚刚买回来的书。
“恩公。”
赖药儿拿过书,大喇喇的往床上一躺。
张君瑞犹豫半天,“男子之间……”
书是上好的纸张,还有织锦的面子。赖药儿看的高兴,不时咂嘴。
“这种事……”
赖药儿心情好,回了他一句。
“能有春宫图,也就能有这男男情事。”

吃过晚饭,听的小二天花乱坠的夸奖了一番花灯节,赖药儿带着张君瑞就去了,可看来看去也乏善可陈。打着哈欠回去的路上,倒是凑巧买到上好的陈年佳酿,让赖药儿的心情大好。

张君瑞让恩公先走,自己去张罗点小菜下酒。不熟悉路,结果撞见了夜半私会正情到深处的情人,两边人马都被吓得落荒而逃。

进了屋,拿起桌上的杯子一饮而尽。喉咙被辣的像是燃了起来,眼睛里也唰的含了泪。
赖药儿褪了外衣,正在梳洗。见他如此慌张,奇怪的看了一眼。张君瑞抬头,昏黄烛火下的恩公让人安心。
“……药儿”
然后,就倒了下去。

赖药儿接住他,心里有些起伏不平。
那可是50年的佳酿。

(4)

张君瑞睁了眼,斜对面床头露出赖药儿的几缕白发。
就这样静静的,直到阳光铺满整张床,赖药儿翻了个身。

两人起身,自顾自的穿戴一番之后,张君瑞思索良久,决定忽略称呼这个问题,“吃饭?”
赖药儿也不搭腔,径直下楼。张君瑞看看桌上那壶老酒,揣上也跟着下去。
菜点好,小二先送了盘花生。不一会儿,赖药儿就剥了一桌的花生壳。张君瑞帮他把酒满上,推到手边。

就在这时,赖药儿身后的小二一个踉跄,眼瞧着手上新鲜出炉的水煮肉片就要撞到赖药儿,坐在对面的张君瑞看得真切,伸手去拉之前“药儿”两个字已经脱口而出。赖药儿自是躲得轻松,可一双眼盯着张君瑞良久,最后索性换了个方向,坐在他的右手边。
张君瑞见他还是悠然自得的吃着花生,脸上带点笑的表情与平素无异,也定下心来。
“……药儿?”
“嗯?”
把酒杯拿过来,补上刚刚因为小事故而被浪费掉的酒,又推到了他的手边。
赖药儿端起酒杯,“好香。”
张君瑞点点头。
“不过,你还是不要喝了。”
张君瑞又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赖药儿眯着眼又抿了一口。
这可真是50年的佳酿。


(5)

赖药儿改变了计划。从一个镇到另一个镇,仿佛他不是出来采买,而是打算游遍大江南北。

为了赶路,甚至买了马车雇了车夫。路途遥远,可再多的风景也有看累的时候。转过头,那人总是在看书。赖药儿不耐烦的用手指敲着车窗,一下又一下。张君瑞放了书,窸窸窣窣的从包袱里翻出一小壶酒。“药儿。”他递过来,“我用好几层衣服包上,温的。”
赖药儿伸手,车轮恰巧碾过凸出来的石块,一晃,手被张君瑞大大的衣袖罩住,身体也差点倒过去。
“药儿”。声音和眼神一样的焦虑。
“没事”。仰头喝下,从喉咙舒服到心尖。脸上浮出淡淡的笑,被张君瑞看了去,刻在心里。

拿起医书,张君瑞又看了两行。
“药儿,这是什么意思?”
赖药儿靠过去,眯着眼开始讲解。
晃晃悠悠的马车厢里,两个人靠的很近很近。


(6)

小二手里的碗冒着热气,路过的时候还蹭蹭的往外飘香气。张君瑞眼里满是羡慕,拉住小二哥问那是什么。
“这个啊?客官,你可真是有品位有眼光,这滑溜溜、香喷喷的是我们店的镇店之宝,多少人来我们这里就是为了这一碗……”
赖药儿不耐烦的摇摇手,“两碗。”
“好嘞,马上到!”

吃饱喝足又是一天。张君瑞今天的兴致仿佛特别好,靠着窗前看了许久许久的月亮。转过身来,赖药儿一身白衣,正拖过被子打算翻身上床。

风吹过,油灯的光线暗了一下然后又渐渐恢复。张君瑞看着药儿被长发遮住的一半,无意识的叫了一声“药儿”

赖药儿大咧咧的坐上床,“嗯?”

张君瑞走了过去,看见药儿就那么懒懒的望着自己。手放在了药儿的肩上,然后,吻上去。


浅浅的,还有些颤抖。带着酒酿丸子的香气。
药儿的手握紧。醉了?

张君瑞想起药儿一掌就打飞了两个魁梧的山贼,手也有些抖。唇却还是贴着,手足无措的就那样贴着。
药儿的手慢慢的放开。是真心……?

天太冷了。药儿想。他好暖和。

翌日醒来,身上盖着软软的棉被,最暖和的却是一直被拖着的那只手。枕边的人把脸埋在自己的肩头,在耳边下了个咒。
药儿,我要跟你在一起。


(7)

就这样,到了长安城。

人山人海的夜市中,两个人并肩走着。赖药儿穿的是低调的黑色,束好了长发,却依然被无数少女默默的注视。张君瑞一把拉过他,“药儿,看”
天上的烟火仿似飞龙,变幻着颜色与方向。赖药儿抬头看天,手却紧紧的回握。
张君瑞开心的想要说什么,烟火最后一霎的裂爆却仿佛炸开了头,痛的不由得蹲到了地上。
赖药儿急急的扶住他,“怎么了?”
过往云烟突然归位,再抬头,张君瑞神情异常。
“药儿……”
“头痛还是心痛?明明最近已经不会这样了,难道又有新病况?”
“药儿”张君瑞打断他,抓住他的肩头定定的凝视。“我想起来了。”
赖药儿愣住。

天上的焰火留下最后的灿烂光芒,映红了所有人的脸。一个女子奔过来,抓住张君瑞不肯放开。
“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清秀的女子很激动,扭头大声喊道“姐姐!奶奶!哥哥回来了!”

张君瑞看见赖药儿眼里那一抹突然出现的疏离,也不肯放开。“药儿。不许走。”
药儿挣脱,“我与你,只是萍水相逢连名字都不识的人。”
张君瑞又扑过去,拽住他的手,“赖药儿。”
药儿想收回自己的手,却又只用了三分力。张君瑞双手齐齐拉住,不肯想让。
“赖药儿。我叫张君瑞。”

“君瑞?”
张君瑞侧过身子,认出许久不见的家人,眼眶红了。
“奶奶、姐姐、妹妹。”
三个女子围上来,已然可闻低泣的声音。

赖药儿轻轻叹口气,想收回自己的手。张君瑞拖着他不放。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人家擦擦眼角,“回家吧。”


(8)

张君瑞出事的原因,是为了帮奶奶的旧疾找一味偏方中的药引。有了赖药儿,那自然是药到病除。家里的三个女人对君瑞的救命恩人更是敬重,方方面面都招待的妥妥帖帖。只有张君瑞,看见赖药儿每日的笑脸,没来由的慌张。

夜半,赖药儿开了门,外面的台阶上正坐着张君瑞。
他叹口气,挨着坐下。

“月色不错。”赖药儿开着玩笑。
张君瑞恨了一眼他的包袱。“你不能走。”
哼了一声,赖药儿踢了颗脚边的小石子。“就凭你,还拦不住我。”
“如果到了碧水湖。右手边三里路,要进谷不过半天的路。”
“天下之大,我何必定要回去那里。”赖药儿起了身,理了理包袱。
张君瑞也起身,“我只是告诉你,我会去那里等你。”
赖药儿深呼吸,“这算什么?威胁?”
“不。”张君瑞走到他的面前。“你是我的人,但我不能圈住你。”
“跟不上你,我就等你。”

赖药儿看着他,突然想起他曾经为了摘到最合适的罗汉果,连续七天不眠不休的守着。
又叹了口气,“那奶奶他们怎么办?”
张君瑞听他问到家人,心中大喜。“姐姐和妹妹都定好了人家,奶奶说这长安她也住够了,不如和我一起走。”
赖药儿不说话,沉默良久,突然说。“我想喝酒了。”
张君瑞没有料到会这样,“没有。”

赖药儿又叹了口气。“可惜。”
手一挥,张君瑞软绵绵的倒下。



第二天,君瑞看着空荡荡的客房,心里说不出的苦。
小妹问,赖大哥呢?
走了。
走了啊……哥,这是什么?

张君瑞看看,桌上摆着的是黄白色的伞形药材。拿起来摸摸,闻闻。
哥,是什么?

张君瑞笑着说,小妹,去买只鸡来。
啊?
我给你做当归鸡汤。


[END]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终于HE了一次~~君君亲妈辛苦了~捏肩膀~

当归当归~药儿在等你回去啊~君君



No title

我刚刚踩到5000 = =

留言的时候又变5001……

FC2的计数器太不可信了OTL



No title

顺…………顺便问

顶上那只是胡子小鸡吗(捶地)



No title

三四,你HE了么,内牛!



No title

HE的是我!!是我!!!
毛线。写了这么多。
内牛。



No title

没错~就是鸡爷~哈哈哈哈



No title

药儿药儿 你也喊声君瑞(君君?)来听听嘛

顺求个绿坝番外 XDD



No title

十二表激动,我错了。抚摸~~~带头扔钥匙和戒指那事儿我就不记着了......
三四,我恨你!



No title

又关我毛事!!!!!!!



No title

12是亲妈来的^^

俺们是鸡爷亲卫队=。=



No title

当归炖鸡仔= =+

墙裂要求绿坝番外!




No title

12是亲妈来的^^

俺们是鸡爷亲卫队=。=
2009-09-05 22:44 | 56 URL |

您别亲卫队了,等小手等的我眼睛直裂= =,不给童程牵小手就不给海马好受~~~


十二君!那啥会会长!二位爷以及古今中外各位二位爷的分身的终身幸福都靠你了~(欢快地跑走赶BE去~~~



No title

我脑补了一下。。如果药儿喊了君瑞/君君……

【被HX】

所以,绿坝什么的。。。走掉。。



No title

HE!哦耶!
死了,我本打算履行之前诺言向你们致敬的…你这边一HE,我那边就不好意思拿出手了= =



No title

>>HE!哦耶!
死了,我本打算履行之前诺言向你们致敬的…你这边一HE,我那边就不好意思拿出手了= =

没关系,我们可以迅速的再掰一个BE出来的~真的~~~~



No title

没关系,我们可以迅速的再掰一个BE出来的~真的~~~~
2009-09-06 17:24 | 三四 URL | edit | @
我说,这种你虐完我我虐你的事情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你们再掰BE回去的话那就是冤冤相报何时了,杯具哇



No title

。。。。。。。。。。

看完楼上的对话

强烈要求成立“用蜜糖和甜心砸死我吧运动推进委员会”!

= =+



No title

委员长~任重而道远啊~交给你了~拍肩



No title

附议三四
12委员长,路漫漫其修远兮,努力努力~拍肩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