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R]读心术

2009/10/25 00:16
林生自认不是个天真的人,所以白胡子老人家出现的时候他以为只是个粘着白胡子的老人家。
“年轻人,你有什么愿望吗?”PARTY里人来人往,唯有天台这里安静些。林生刚刚喝下一口红酒,就听到这问题。

大约是因为这个节日总是象征着欢乐,他也不由自主的觉得应该欢乐。露出迷人的笑容,林生愉快的回答,“世界和平。”
老人家很豪爽的哈哈哈,“我是问你有什么愿望。”
林生把酒杯放在露台栏杆上,手指敲着玻璃杯,暗红色的液体轻轻摇晃。“家宅平安,财源滚滚。”
老人家点点头,像是早已听过千百次这样的答案。“有没有更特别,特别到不可能的那种?”
“你是记者?”这年头果然没有绕不过的保全。
老人笑着摇头,“年轻人,have a little faith.今天是圣诞夜。”

林生别过头,大厅里热闹非凡。黑衣的阿RON正巧转过来看见他,前进的步伐却被广告商和嘉莉姐阻挡。
老人家看看表,又问了遍,“想到了吗?”
林生移开视线,衣香鬓影满眼,还不时的要同那些熟悉不熟悉的人远远挥手。微笑、点头、握手,却没有半点的交流。
“我,”林生又弯了嘴角,端着杯子与远处的人致意。“想要读心术。”

手机铃声响起,糖妈急召。林生匆匆与老人道别,推开门回到现实。
“阿峯,这是Tonia,他们FLM打算找你做代言。”
林生伸出手,双方都在说着客气话。耳边却听到截然不同的台词,“看上去还行,那么这次的青少年消费者市场份额应该可以有提升了。”
林生以为自己听错,仔细听对方还在夸他果然有气质有教养。他偏头看糖妈,又听见糖妈的声音在说“这个JOB只需要拍拍硬照和广告,阿峯就不会太累了。”可糖妈分明只是一个劲的微笑。

思前想后,林生开始不动声色的在会场寻找刚才的老人家,哪里还能找到。
他们一行人一边走,一边谈。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多。
“啊,林峯啊,真的好帅。”
“林峯,如果能够和他有点绯闻,我就红了。”
“不就是个大少爷,有什么好拽的。也就是小女生爱你青春,过几年看你如何。”

林生保持着嘴角的弧度,环视路过的每一处。人人都优雅的回以微笑,不时还搭上两句,唯独没有人说那些他听到的话。
林生笑得更灿烂。

“阿峯来了?等下去找他喝酒。”向前走的林生听到这句一乐,停下来在重重人群中找到陈山葱的方向,极快的眨眨眼。
“阿峯?”糖妈招招手,他赶忙跟上。


乐小姐挽了吴生,正在落力的推销。吴生老远看见林生就喊了句,“阿峯。”众人望过来,林生赶忙快走两步。
“乐小姐好,Tracy好,大家好。”
吴生和林生面对面站着,距离不过三五米。周围很多人很多想法,于是林生听到很多很多的话。
但最清晰也最上心的,不过是最熟悉的那把声。
“总算是过来了。”林生看着他,酒窝又深了1毫米。

乐小姐转向林生,开始BLABLA的说着新的工作,林生不时点头,耳朵却竖着在听那空气中的另一重声音。
“今天小西装没见过。挺好看的。”林生忍笑。
“嘴角要抽筋了还在忍,不知道忍什么。”林生低头垂眼,偏不看他。
“地上有金子啊!”林生抬头,还是不看他。

陈生走过来加入讨论。“阿RON今年几部剧反响不错呀,继续用心。”
吴生点着头,“我会的。”
陈生又对林生说,“今年的演唱会很不错呀,继续用心。”
林生点着头,“我会的。”耳朵里却听见吴生嘟囔,“演唱会专辑电影电视剧,收买人命咩。”
旁边一人又说,“不过看行程,林生最近够呛啊。哈哈哈。”
林生依然面带微笑,还十分的自然,因为心里被听到的话满满的鼓舞了。“我家靓仔忙是因为有本事。我骄傲!”
人越来越多,林生慢慢的、慢慢的和吴生聚拢。吴生趁人不注意,用手肘碰碰他。
林生抢在他前面开口,“等下一起回去吧,坐你的车。”
吴生很快闭上半张的嘴,这也太巧了刚好把我的台词给抢了。
林生转头暗笑。


到了家已经是后半夜了,两个人都第一时间去洗澡换衣服。在客厅会合的时候,都已经是居家模样。
林生正偏着头吹头发,脸颊颜色白里透红,贴着的几缕发丝还不时的淌下水珠,滑过皮肤,留下透亮透亮的痕迹。
吹风机嗡嗡的声响里,林生听到吴生的心跳以及邪恶想法。他关了吹风,不经意的解开睡衣最上面的纽扣。“有点热。”
吴生差点咬到舌头,“是、是吗。”

“锁骨……腰……背脊……[哔—]……坐上来……自己动……”
林生一边听着,一边暗暗骂他禽兽。

“阿峯。”吴生靠近,小心翼翼的说。“我给你按摩?”话没说完,手已经搭在肩上,不轻不重的捏着。
林生闭眼享受,吴生也不说话,只是认真的捏肩。差点睡着的最后一秒,终于转过来面向他。
“沙发新买的。”
吴生愣住,“啊?”
林生的手挂在他胸前,解开一颗纽扣。“很宽。很大。很舒服。”又解开一颗。
反应过来的吴生一把就搂住腰。林生把自己送到他嘴边。
“我要在上面。”林生说道。
吴生又愣了下,点头如蒜,内心一阵狂喜,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
林生笑得妖冶。今天是圣诞节,是奖励好孩子的日子。

宽敞的客厅,虽然没有开空调,却已经是激情四溢。


第二天早上。
两个人在卫生间里挤来挤去的洗漱,林生努力的听了又听,只听到时有时无的水流声。
吴生满嘴泡沫,抬头看他发愣,手肘就捅他肚子上了。林生恨他一眼。
“干嘛?”吴生拿毛巾在脸上胡乱一揉,“想什么呢?”表情邪恶还带着奸笑。
林生不动声色的踢了他小腿肚子一脚,原来是只有一晚的超能力。他把牙刷放回架子上,开始梳头。
“看样子你的广告应该没问题吧。”吴生和他在镜子里面比赛,全方位的比帅。
“Have a little faith.”林生抬抬下巴,很好,100分。
“FACE?”吴生舌头绕啊绕。
“FAITH!!那个音,舌头要在上下齿之间。”说着,林生还刻意把舌头的动作做的更加明显,以便教学。
吴生看着那白色牙齿间的粉色,一下就压过去了。
过了几秒,笑着放开。“FAITH。”说的字正腔圆。

门铃叮叮当当的响起,林生推他,“开门去。”
吴生哼哼着跑掉,留下脸色有些红的林生。
讨厌,发型又乱了。

[END]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恭喜12率先恢复正常……!!!!



No title

拉达君你大受真好 一w一




No title

如果我是老林,那个老头说『不可能的愿望』,我会说……给阿ron一截脖子吧…………|||||||||||



No title

抬头望方妈……KUSO向机能还在调整回复中。
不可能的愿望其实挺多的,你如果给羊羊点时间的话,说不定能列个TOP 100……



No title

啊?那什么,不是应该先收他两截腰么......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