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R] 洗洗睡了(绿 慎入)

2009/10/26 23:30
这文可能前后文风有区别。。
因为前面一半是8月写的……后面一半是今天写的。ORZ
等了这么久再不让他们H完我怕我是会被祥瑞的……所以……|||

乖乖和百厌要去舅舅家过暑假,吴生作了一桌子菜。吃饭时,林生不小心踢到吴生的脚,正要说什么,那人却高深莫测的笑了。

哄了两个娃睡着,林生疲惫的去冲凉。花洒淋过,他眯着眼揉着头发,泡沫顺着脖子流到胸口,在肚脐被第三只手拦截。

叹口气,那人却自以为是的说“想我了吧”
林生想,自做多情。“我累了”

吴生也挤进花洒下,把他脸上的白色用水抹开“那,洗澡吧”

吴生把沐浴露挤在毛巾上,打湿了就在林生身上开始擦."明天他们去玩,日子就好过了."
林生忙着清洗那些泡沫."你每次都这么说.一天不到又会说好想马上接回来...喂,皮都要破了!"
吴生忘了手劲,颇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还去撞了下林生的屁股,做了个鬼脸.
林生哭笑不得,这色中饿鬼脱光了洗澡反倒是一片天真淘气.

林生一捧水泼过去,吴生没有躲过,恼羞成怒的他拿着毛巾胡乱的攻击,结果手一滑,掉了。林生忍不住哈哈哈哈。
吴生一怒,作势要走。
“洗完了?”
“我去拿百厌的水枪。”
林生觉得脸都笑酸了,一把拖住他。
“不打了不打了。”

吴生斜着眼,“认输?”
林生打了个喷嚏。吴生把他推到花洒下。
林生笑笑,认真的洗澡。吴生也跟着做。

林生伸手,掐了一把吴生的屁股。
依然笑着。

吴生想了三秒,还摸了又摸。
“你掐我?”

林生傲慢的点点头。“你人都来了,不摸白不摸。”

吴生欺过去,依样画葫芦。“不能白让你摸。”
林生转而攻击肚子,“啧啧,这游泳圈。”
吴生瞄准他的腰,“啧啧,这皮包骨。”
林生火力集中不断上移,吴生和他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脸都要贴在一起。
水花在眼前四溅,林生极慢速的贴了一下嘴唇,然后移开,等他回应。
吴生回味了下,眼神突然亮的超常。
林生又迅速的琢了一下,没来得及逃,就被勾在那里,那人长长的睫毛带着水珠缓缓划过自己的皮肤,心都颤了。




吴生慢慢的把林生压在了墙上,冰凉的墙砖稍稍的缓解了些急速上升的体温。
细密的水声没能盖住细密的亲吻声,吴生好不容易才从这种意乱情迷中抽离出来,一词一喘的说,“去……房里……吧……”
林生的胸口也跳动的厉害,脸上却一片灿烂。腿环过去,磨着吴生的。

吴生又逼近了点,下半身恶质的压着林生的下半身,针锋相对的压着,挑衅的贴近又拉开,左右的换着着力点。
林生张着嘴,呼呼的换着气,眼光却十分的兴奋。手打过去,关掉莲蓬头,然后环上吴生的肩膀。“洗干净,”故意停下听两人的喘气声,然后再诱惑的说,“再睡。”

一个激灵,吴生把林生死死的压在浴室的墙上。左手垫在他腰部和墙壁之前,右手先抬起他左腿放在自己的腰间,然后不老实摸索着脊椎以下两股之间的地方。起初只是一圈圈的盘旋着前进,林生及其配合的动了动,把目标直接送上门。大概是水的原因,林生觉得异物感没有刺激感来的更猛烈,或者说那是一种十分贴合的熟悉感。吴生尝试着加量,前进的过程中还不断试试支线路程。未预期的触感倒是让林生渐渐少了力气,半个身子的力量都转移到相依偎的胸膛。
吴生专心的时候,林生在耳边突然笑了,很短,很快的克制住。
“笑什么。”吴生撩着他的耳垂,刻意把声音又降了个八度,仿佛环绕声一样从四面八方传到林生耳里,醇厚如酒。
林生不忍了,连笑好几声。贴在他耳朵上说,“你手指短。”
贴的太近,以至于吴生被那种酥麻的感觉击中,花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右手倍受刺激,不由得狠狠一击。然后慢慢撤退,明知道林生眼神里的渴望,就不肯再放进去。反而就着手指,撑开那备受煎熬的地方,定格。
后面被控制、被约束、被吊起胃口却不肯喂食的感觉实在太折磨,林生忍不住放下身段,用眼神勾搭。眼角配合着嘴角,摆出拜托了的架势,偏偏不愿轻巧的说那一句话。吴生还想着那个“短”,不肯退让。林生叹口气,腾出一只手,放在吴生的胯下。
手指节慢慢包住,然后是整个柔软的掌心。吴生闭着眼享受,不需要去看也能凭感觉勾勒出那修长手指在努力的取悦自己的模样,还没等他满足,林生停了手。吴生瞪他,林生还是一副乖巧表情,拱了拱身子。前端的坚硬叫嚣着要释放要释放,吴生深吸一口气,把他翻过去,就着手指撑开的地方一刺到底。
两个人都长长的舒了口气。

林生整个人都趴在墙上,还稍微有点踩不着地。吴生半抬着他,把自己的手与他交缠,固定在墙上。
关了水的浴室里,水蒸气渐渐冷下来。不断动作的两人反倒是没有感觉。吴生进攻的时候还不忘问话。
“我看你挺舒服。”虽然是主卧里最隐秘的浴室,林生还是注意音量,就连回应也只是细碎的呻吟。吴生不满,刻意抽离到即将分开然后再冲到最深处。林生终于绷不住的喊出来。然后又被更激烈的攻击。林生觉得整个人仿佛坐在风暴中的海轮上,颠簸起伏。但却是极乐的海轮,就连下降都只是更欢愉时刻的前奏。
节奏的加快,预示着最后的结束,林生被紧紧的搂在怀里,两人都不愿意分开。直到吴生的手又开始在身体上下游走。
“……干什么。”林生扭了扭。
吴生拍拍他,“别动,洗干净。”

沐浴露的柔滑开始缓解身体的酸痛,吴生又打开莲蓬头,两人互相清洗。
林生洗完了,坏笑的拉起吴生的手做比较。每根指头都比他多出又白又细的一截,惹得吴生摆出黑面给他看。
林生把手指放在他手心,“好用不就行了?”歪着头,给了个奖励的吻。




吴生变了傻乎乎的笑脸。“睡觉睡觉。”
林生拿了毛巾帮他擦,“睡吧睡吧。”

[END]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你手指短”
“就你手长,你自己来,哼”

捶地。这种边绿边唠嗑微妙的萌萌的微妙!



No title

小林感冒没……?你俩从八月起光着站到了十月底……总算……童日进了||||||||



No title

一边绿坝一边唠嗑
一直唠叨了两月才做完。。。。



No title

……你手指短

咳咳咳咳!!!
我呛到了真的!捶胸口!

太GJ了……………………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