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药] 上元节

2010/03/02 07:20
虽然说晚了两天……

不过您二位不在乎这两天了……(喂)



元宵节前。
花灯铺子每年最忙的不过此时,偏偏张家才得了御笔钦赐,生意更是比往年还多了两成,日扎夜扎还要小心不能砸自家牌子。正月里就只有初一那天休息,可依然没有忙完。

药儿缩在被子里又翻了个身。他本就易醒,哪怕身边那人下床出门蹑手蹑脚,也于事无补。看看透过窗户落在地上的日光,赖药儿琢磨着该吃饭了。

— 大哥。
— 嘘。
— 大哥,早饭。
— 给我吧。他喜欢睡到自然醒。

门吱嘎,然后又吱嘎。

药儿鼻子一动,面汤味暖呼呼的。


穿戴齐整去到前院,张君瑞一身粗布衣服正忙得不亦乐乎。小妹抬头看见他,脆生生的喊了声赖大哥。

“念惠妹妹,今天有花灯会,不出去玩?”

小妹麻利的拿出一叠纸开始裁剪,“还有几个荷叶瓣的赶着要,不过大哥说了,晚上让我去玩。是吧,大哥?”

君瑞用袖子抹汗,憨憨的笑。赖药儿唰地展开纸扇,刚巧遮住君瑞那方向。

“赖大哥出门?”小妹急急的在后面喊。
“玩玩去。”一眨眼就到了门外。

“大哥!”小妹扭头,跺脚。
张君瑞咳嗽两声,“王府中午来取花灯,大家可别耽误了。”


转眼就是人山人海的花灯会。赖药儿一身白衣,在人潮中格外打眼。
张君瑞看着街对面的他拎着酒壶,轻轻紧了眉头。

烟花吡的划过天空,然后嘣的裂开。街上的气氛一下就欢腾起来。来了一群孩子拉住君瑞哥哥让他给点灯笼,等他忙完,药儿不在了。

把事情交代好就往回赶的张君瑞,院子里前前后后都没见着赖药儿。结果心一急,倒把自己给撞到石桌子上。屋顶上的赖药儿叹口气,跳下来就骂他。
“自己家都找不到方向。”

看着手肘上一大块的淤青,药儿搽药酒的时候却毫不留情。张君瑞嗤嗤的出气,药儿也觉得总算出了口气。

君瑞开了口,“我有盏灯送你。”
“真是三生有幸,”药儿白他一眼,“天下第一花灯世家。”
君瑞知他还在恼,也不多说,进屋去取出来,点上。


灯不大,上下三层都玲珑剔透,有花鸟各置于六面各方。

药儿看看,正觉的无聊,却听得一阵浅浅的叮咚之声,从花灯那里传来。他凑过去细细的看,找不到机关,于是便绕着花灯上上下下的打量,一边走一边看。

差点撞到张君瑞的身上。

他抬头时,烛火突然就灭了,叮咚的声音也渐渐消失了。黑漆漆的夜里,院子外还有些孩子嬉闹着跑过。

— 这叫仙音烛。
— 机关在哪里?
— 这是我们张家的秘笈。
— 不说拉倒。

君瑞拉住药儿的手腕。

— 我慢慢同你说。

[END]

翌日。

天还没亮,张君瑞又蹑手蹑脚的起了身。赖药儿口气不好的嘟囔,那该死的公鸡,我要宰了它。

君瑞坐回床沿。

我给你煲汤吧,母鸡好些。


[END]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翻滚求第一个[END]和“翌日”之间的内容~~~



No title

嗯,母鸡好些!
要补!



No title

两位不要床上说成吗给咱这些劳苦大众一些福利撒



No title

=。=

院子里更深露重喂。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