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BE

2010/03/24 18:47
这是个很老套的开始。

是的。很老套的开始。

BE注意。

PS 影爱换爱如果时间来到。下次绝不一起听了。尤其是很久很久没有听了之后……




面前是笑颜如花的新娘。
神父问,“戒指在哪里?”
伴郎递上,还细心地打开盒子,钻石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阿RON。

伴郎提醒发呆的新郎,吴卓羲伸出手去拿戒指,不小心的碰到那凉凉的细长手指。

发什么呆。

伴郎又推了他一把,大家起哄的让他给新娘戴上,然后欢呼。新娘不好意思的低了头,他扭头,飞洒的彩色纸屑里看见不远处的伴郎。

他抿着嘴唇,手不停地鼓掌,力道仿佛擂鼓。看见新郎望过来,就连明亮的大眼睛都有笑意。夸张的嘴型一直在说,阿RON,百年好合。

吴卓羲的脑袋里不由自主的响起那把熟悉的声音。

- 阿RON。阿RON。
- 阿RON……?
- 阿RON。你终究还是结婚了。

最后的单身夜,副驾上一个没有热度的吻,吴卓羲只能装醉到底。


伴郎被推搡着上台致词,真诚地请嫂子好好照顾老死。台下的吴卓羲又灌了口酒。
葱头小声说,等下有的是酒要喝。
吴卓羲说,和阿峯做Friends那么久,怎么会喝一点点酒就醉。
葱头说,你昨晚不就醉到让阿峯送你回家?

抬头又见那笑容,胸前的气管如同被拧干的毛巾,痛到开不了口。
吴卓羲差点想问问,要如何才能像你这样演技了得。




醒来时浑身冷汗。吴卓羲盯着天花板,原来只是梦。
随手按开电话留言机。

吡。
阿RON?起身啦。还不快带着礼物来你干女儿生日PARTY。乖……等下UNCLE RON会来的……快来。



窗帘很厚,看不出天色。
吴卓羲翻了个身,把头埋在枕头里。

老死,你不会介意让我再多做个梦的。

[END]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你·毕·业·了!
踹!



Trackback

Trackback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