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好] 河蟹。

2010/04/16 10:45
=。= 取名无能,内容河蟹,慎入

我的脸完全捂不住了!作为这么有诚意的一个人……

小黄毛呢!!MV呢!!!红雷梦呢!!!!

5555



早就听到踢踢踏踏过来的拖鞋声,所以阿好并没有太意外被人从后面偷袭。闷热的夏天,肌肤黏在一起。

- 洗碗。
- 在洗碗机里。

阿好扭头,侧脸转过来时的弧度很美好,文哥鬼迷心窍的一口含住了耳垂。怀里的人明显怔住,也顾不上那双在围裙下不老实的手。

文哥特别喜欢抱阿好,柔柔软软,还带着莫名的香甜。曾经以为是饼店的缘故,可其他人都说没什么特别的味道,阿月还笑他情人眼里出西施。文哥放开阿好的耳垂,舌头沿着耳后的筋脉往下走,还是觉得有种美味的香甜。

裤子被拉开缝隙的时候,阿好腾的往后一撞,没防备的文哥后退好几步。阿好面红心跳的拍拍围裙。

- 天都没黑!

文哥撞到了冰箱,呲牙咧嘴的揉胳膊肘。

阿好鄙视的白他一眼,然后走到窗边去收拾流理台、关气、关窗。洗碗机哔哔的叫起来,他又走过去。文哥轻手轻脚的放下了百叶窗,然后按开顶灯。阿好正要问为什么开灯,文哥一边唠叨一边靠近。

- 这声音只是洗好,按这个纽,会自动消毒。

说着说着,又抱在一起。

钟立文连续加班一个月,终于在破案之后拿到了三天假期。睡够18个小时,吃饱喝足之后,他缠上很久没有亲热的阿好。手大喇喇的搂在腰上,指腹画着圈从背心的下端溜进去。阿好推他的胳膊,文哥更加卖力的圈住,还刻意凑在他耳边说话。

- 阿好,我交家用。

心知肚明的暗语反倒让阿好不好意思推开文哥。一个月,忍得很辛苦。

百叶窗封得严实,阿好稍微放心。但他还是很挣扎的说,“去屋里。”忙着偷亲脖子的文哥含混回答,“水还没烧好。”阿好还想说,上半身被霸道的扳过来,结结实实吻住。

抹布从阿好的手里一点点滑落,长长的吻才算是有了个中场休息。文哥把阿好围在流理台和自己之间,两人对着傻笑的时候,流氓警察的手却穿过阿好的裤腰,一把按在触感极佳的屁股上。阿好的耳朵马上变红,不骂他,也不推他,因为角度的关系而稍微有些仰视的看着文哥。钟立文的心跳加速,看着阿好那略微有些水汽的大眼睛,满脑子都想着如果真的哭了……

阿好把手环在钟立文的肩头,缓缓的拉近两人的距离,文哥屏住呼吸,连水龙头挂着的一滴水珠落下的声音也都听得清清楚楚。阿好看流氓居然因为自己主动而傻傻呆呆,心情莫名大好。又用了点力气拉过文哥,吻上去。
不是早上出门被偷的那种亲吻,也不是晚上睡前那种缠绵的吻,阿好用尽力气试图模仿以前最激烈时候钟立文用过的那些技巧——撬、吮、缠……不太熟练的献吻仿佛就是一张狂欢通行证,钟立文热情的用行动回应了爱人的邀请。


两人吻到气喘吁吁,阿好伸手去拽钟立文的裤子,钟立文也喘着粗气脱掉阿好的。阿好付在钟立文起起伏伏的胸口,抬头望他。文哥看着他唇色水润,嘴角含笑,觉得血都在往身下聚集,双腿顶开阿好的膝盖,手就那么伸了过去。阿好紧紧的抓住他的肩膀,“啊”了一声。文哥在他鼻头轻轻咬了一口,“放松……放松……”

阿好抬眼看,文哥额头一层汗。他慢慢深入,不敢冒进,连扶着自己腰的那只手都很体贴的让他能把重心转移过去。阿好靠在他胸口,直接接触到他心跳的节奏,很熟悉很踏实。身子放松下来,也就渐渐觉得舒服,有种躺在棉花里的感觉,没张嘴却已经泄露出不同平日的甜腻声音。

“文……”

机不可失。

文哥看看眯着眼的阿好,调整了姿势,双手都搂住他的腰,一边亲着他的锁骨,一边把两人的下身拉近。虽然做了前期准备,可阿好还是皱了眉头,只是咬着嘴唇没说。文哥踌躇着要不要再退出来一点的时候,开水壶不识相的叫起来。那炉子在厨房另一头,文哥够不着,一怒,他又顶进去一些,阿好抽了口气。文哥又心疼又紧张地问他没事吧,阿好只说水……水……。

那尖叫声越来越凄厉,文哥骂了句粗口,一点点退出阿好,然后让他扶住流理台,自己去关气。跑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阿好扶着流理台,光着屁股,背对着自己。阿好转头看他,眼睛红了一圈。

文哥扑上去,就这样从后面死死搂住。阿好感觉到后面那炙热的硬物,身子不自然的扭动。文哥在他耳边吹风,“别动……”,声音既沙哑又低沉。隔着T恤,文哥沿着脊椎线,挑逗阿好敏感的触觉。感到他每一次的颤抖,都让文哥觉得是一次光荣的胜利。他一边继续着润滑的工作,一边故意发出充满情色意味的声响,直到新一轮进攻的开始。

流理台边上的阿好已经全身无力,上半身伏在台上,大理石的质地隔着薄薄的T恤还是有些冷。下半身被文哥抓住,又亲又摸,体温严重超标。冷热两重观感刺激的他就快失控,终于忍不住开始喊叫钟立文的名字。

文哥挺身,却在入口那里停下,迟迟不肯进去。阿好被逗弄的不行,自己就要挺腰往后送。文哥忙圈住他的腰,“慢点,”他吻了一下阿好的后颈,“别弄伤了。”

两个人终于一点点的合上了节拍,可文哥总是把所有的动作都放慢一倍速度,拉长一倍时间。阿好如果扭腰,他就用指腹在他胸前画圈。阿好如果呜咽,他就一次又一次的吻到阿好失神。最后的高潮,他把阿好抱在怀里,然后一起靠在冰箱门上,休息。

出了一身汗,阿好却打了个喷嚏。文哥大手拍在他屁股上,“洗澡?”阿好点头,要走,被身后的人偷袭抱上。膝盖软了,直接倒在他怀中。文哥弯身,想打横抱起阿好,阿好死命挣扎。

两人一路纠缠,阿好坚持自己走,文哥黏在身边不停地碰碰腰捏捏肉。阿好黑脸瞪他,他嘻嘻哈哈。快到门口的时候,阿好差点滑倒,被文哥捞住,姿势仿佛电影海报一样。眼神交错,浓的化不开。

[END]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确定无误这次的确是沙发。

文好饥渴党看得内牛满面。。反白大好,文哥英俊GJ一万遍。



Trackback

Trackback URL: